云计算环境下图书馆变革的进展与趋势

      云计算在图书馆领域的应用与研究已陆续展开,图书馆的云时代即将到来。重塑图书馆生存和发展的环境、推动图书馆自身变革是云计算环境下图书馆发展的未来趋势。

  云计算是分布式处理(Distributed Computing)、并行处理(Parallel Computing)和网格计算(Grid Computing)的发展,或者说是这些计算机科学概念的商业实现。从本质上讲,云计算是指用户终端通过远程连接,获取存储、计算、数据库等计算资源。亚马逊、谷歌、微软、IBM、SUN等IT巨头都加入了云计算的行列,云计算作为一种IT基础设施与服务的交付和使用模式,将会深刻地影响未来互联网的运作和服务模式,同时为传统图书馆和数字图书馆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全方位的指导和启发,也为传统图书馆提供了一种新的运营模式,图书馆的云时代即将到来。本文力求能够客观地反映云计算推动图书馆在实践和理论方面变革的当前进展和未来趋势,为今后研究提供参考。

  实践与研究的当前进展

  云计算一经提出便受到了产业界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都争先恐后地推出自己的云概念和云产品。由于新兴的云计算服务可望从基础设施层面解决许多长期困扰图书馆网络信息管理和服务中存在的问题,可以预料,会有越来越多的图书馆试水云计算,通过云计算来提升图书馆网络信息管理与服务的水平,降低管理与服务的成本。图书馆运用云计算已经是一种不可回避的选择,图书馆将对此进行持续不断地实践和研究。

  云计算在图书馆的应用实践

  大家可以先了解OCLC(Online Computer Library Center,Inc.,联机计算机图书馆中心)的“Web级合作型图书馆管理服务”。2009年4月23日,OCLC高调宣布即将推出基于WorldCat书目数据的“Web级协作型图书馆管理服务”,这被公认为是一项云计算服务。由于OCLC在图书馆界的深远影响,此举预示着云计算在图书馆领域广泛应用的开始。

  美国国会图书馆与DuraSpace公司的DuraCloud项目,为有效解决全国性公共数字遗产有效访问与保存的服务问题,美国国会图书馆国家数字信息基础设施与保存项目(National Digit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and Preservation Program,NDIIPP)与DuraSpace于2009年7月共同宣布启动一项为时一年左右的试点项目,NDIIPP项目的合作伙伴——纽约公共图书馆和生物多样性历史文献图书馆(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也参与了该项目的试验。该试点项目的主要目的是检测云技术在维持数字内容永久访问上的性能。云计算通过网络利用远程计算机为用户提供本地化服务,以云服务为支撑,提供存储与访问服务,包括可在多家云存储服务提供商之间实现互操作的内容复制与内容监控服务。这是图书馆对云计算进一步应用的重要见证。可以预料,这一试验将对云计算在图书馆的应用产生巨大的影响。

  同时,中国云计算的发展也非常迅猛。2008年5月10日,无锡市政府与IBM合作建立了无锡软件园云计算中心,拉开了云计算在中国的应用。6月24日,IBM成立了第二家中国的云计算中心——IBM大中华区云计算中心。2008年7月瑞星推出了“云安全”计划。2008年11月25日,中国电子学会专门成立了云计算专家委员会。2009年初在南京建立国内首个电子商务云计算中心。中国移动研究院云计算的探索起步较早,已经完成了云计算中心试验。中国目前在CALIS、国家图书馆、省市图书馆建立了不同程度的联合编目系统。如果图书馆建立云计算应用,这是第一个可以讨论与实现的。目前有学者结合云计算、SaaS、Web2.0、SOA等技术,基于CALIS十五成果、三期建设目标和未来发展方向,提出CALIS数字图书馆云战略:即设计和开发CALIS数字图书馆云服务平台(称Nebula平台),构建多级CALIS数字图书馆云服务中心,为高校用户提供各种类型的数字图书馆服务,同时为图书馆提供本地化的数字图书馆云计算解决方案。

  图书馆集成系统方面有自称亚洲首个SaaS的集成图书馆自动化解决方案的印度的Cybrarian;Web- Feat Express跨库检索系统;OPAC强化应用方面有LibraryThing For Libraries;亚马逊API;谷歌图书API等。

  云计算研究的当前进展

  图书馆历来是IT应用的重镇,“云”时代也不例外。当图书馆获悉IT领域可能出现一种稳定性、易用性和经济性更佳的基础设施、平台或服务模式时,他们对此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相关研究已陆续展开。

  (1)国外研究状况综述

  2008年,OCLC的Janifer Gatenby撰文指出:“对图书馆而言,重要的是拥有与控制他们的数据资源,自由地共享、提供访问、曝光数据,而拥有或运行操作与管理这些数据的软件则不那么重要。”这是OCLC规划云计算应用的征兆。同时,他在netConnect杂志发文提出“云图书馆员”(Cloud Librarians)的新概念。2009年初,Michael Stephens在博文“图书馆如何使用云”中对云计算在图书馆的应用做了初步的展望,预测图书馆界2009技术趋势,将云计算列为十大技术趋势之首。美国图书馆协会(ALA)的网站Tech Source也编发了多篇涉及“云”的技术介绍,亦可看作云计算在图书馆研究的肇始。2009年5月,英国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供应商Talis公司的Richard Wallis等人讨论云计算,提出了“云计算图书馆”(Cloud Computing Libraries)的新概念,Talis试图找到一个能够聚合云计算在图书馆应用的新的术语,并适时地切入基于云计算的图书馆商业应用市场。

  (2)国内研究状况综述

  图书馆界密切关注云计算,首先是对云计算概念、特征、功能、优点的引入。刘炜在2008年的中外图书馆事业和理论研究总结中介绍了“亚马逊的‘云’计算”、并认为“云”计算最大的价值在于让图书馆人专注于自己的业务,摆脱IT的束缚,发挥IT的最大效益,降低IT应用的难度和复杂性,从而降低管理成本,减少风险,并进行更大范围的协作,提供更好的服务。研究者就云计算环境下的资源共建共享、图书馆管理、图书馆服务展开研究。另外,马瑞阐述了云计算环境下图书馆自动化发展趋势。施海燕论述了云计算对构建全新的移动图书馆产生积极影响。范并思为云计算在图书馆的研究做了全面的辩护,提出云计算不是一场新的炒作,图书馆学应该关注云计算,云计算离图书馆并不遥远,关注信息技术是图书馆学的传统,迅速应对云计算给图书馆管理提出的挑战;并警告信息技术发展所带来的机会总是稍现即逝的,如果我们只有观望,甚至对于探索新技术应用的努力进行批评,那么我们永远无法在信息技术应用领域掌握主动权。

图书馆变革的趋势

  每一次重大技术的发明与应用,将推动社会整体或局部的变革,云计算推动图书馆变革将是这一历史规律的再次映证。随着云计算技术的深入开发和实践,其在图书馆应用的研究内容也会逐步向深入发展,并逐渐进入实践和理论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阶段。

  1.云计算重塑图书馆生存和发展环境。当前绝大部分图书馆的信息服务架构于IT之上,IT不仅决定了图书馆信息服务的能力,而且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图书馆的组织结构与运行成本。科学技术的发展必然要导致一些社会制度的变革,处于文化系统内的科学技术,其发展必然是与它所处的社会的政治、经济等制度相联系。随着云计算技术的推广和应用,有关图书馆的法律制度、政府(或法人)行政管理、经济环境、文化环境将发生重大改变。任何法律的制定实施必须反映社会现实和技术发展,图书馆法调整的范围包括政府、公众、出版者、作者、捐赠人、资助人、信息服务商与图书馆之间的权利与义务关系,图书馆法的制定和实施将体现包括云计算技术在内的新技术发展与应用。政府(或法人)对图书馆的实施管理,同样要考虑技术因素。云计算将改变图书馆的上游产业——出版发行服务商对于数据信息知识的组织、整合和提供方式,使其与图书馆的界线更为模糊,职能更为复杂,知识产权需要进一步明确甚至是重新确定“游戏规则”。云计算作用于文化的内在机制将逐步渗透到物质文化、制度文化最后到观念文化,图书馆将处在一个全新的文化生态,人们对图书馆的需求、观念、应用、评价方式等等也将随之改变。图书馆将要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通过这个嬗变过程,资源的配置在逐步实现优化,图书馆相应的理念和政策也会相对应地进行调整。

  2.云计算推动图书馆自身重大变革

  (1)从图书馆的资源建设与共享看

  云计算简化了IT架构的实施,给人们提供了一种理想的方式,即IT应用可以像水电煤气等公用设施一样,实时定制,随时取用,按需付费。云计算为图书馆提供了高效率、低成本、安全高、竞争力强的技术,“云存贮”是解决庞大数字资源的存储和解决知识信息剧增与单个图书馆馆藏能力不足这一矛盾的有效途径;云计算为图书馆用户提供信息服务泛在平台;提高了图书馆的信息资源的安全性;云计算提高图书馆信息服务资源的利用率;构建本地化、标准化、低成本、自适应的云解决方案,实现共享。

  (2)云计算推动图书馆业务流程再造

  图书馆应用云计算是一项战略选择,尤其是在IT基础设施领域,图书馆一旦选择了云计算,则需要对原有信息系统的管理与服务进行大规模重新部署,导致IT管理体制的变化,包括整个图书馆机构与流程、IT部门人员数量与结构的变化和图书馆对于云计算服务的质量检测与控制手段等等的变化。由于现代图书馆的业务流程除了实体图书馆的服务端(指借阅、流通与参考咨询工作),几乎已经完全建立在计算机和网络基础之上,如果整个IT架构向“云”中迁移,传统的业务流程将被逐一拆解,然后组合、外包、虚拟化。

  (3)云服务在图书馆领域应用

  首先是软件服务,即各类软件应用,采用本地安装形式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办公自动化系统等,都以一种网络服务的形式提供;第二,云存储服务,大量的数字资源,不论是自建的还是购买的,都可以存放于“云”上,而不再需要“镜像”于本地;第三,中心图书馆作为“云”提供商,提供本地数据中心或者其他业务支持;第四,平台服务,大型图书馆引入“云”设施,利用商用的云计算解决方案,架构满足本地或局部应用的“私有云”平台;第五,互联网整合服务,图书馆作为一种服务中介,需要整合多家平台和资源,利用各类公共云,实现不同“云”之间的互操作,拾遗补缺,向读者提供更专指、贴心的服务。

  (4)“云图书馆员”来提供服务

  云计算环境下,图书馆建筑物不会消失,我们仍将有许多资料需要照料。建筑物将越来越具有当前的双重性质,即仓库与聚会场所,而我们的服务与内容将存在于云中,远离任何物理场所,图书馆员依托云而非实体图书馆提供服务,成为“云图书馆员”。对于图书官员而言,如果不了解云计算、学习云计算的思想和方法,将会在未来面临各种基于云计算的技术时,遭到淘汰。

  此外,政府、产业界、图书馆界要密切互动,深化云计算与图书馆理论研究,积极引进、吸收国际上先进成果和管理经验。政府要加强政策制定,产业发展引导。行业学会(协会、研究会)要加强引导,积极开展学术研究和提供政策标准制定的意见和建议。产业界要关注图书馆界需求,积极投入研发力量,提供新的产品和技术。图书馆界要加强对云计算的基础理论问题的研究,深入探讨云计算在图书馆应用的可行性并投入实践。要积极学习和借鉴国外云计算在图书馆的实践和研究成果,结合实际,积极运用云计算技术推动我国图书馆事业又好又快发展。改革教育制度,培养“云图书馆员”。图书馆学教育的根本出路在于教育体制的改革,要更新图书馆学教育办学理念,使图书馆学教育拓展社会方向、夯实理论基础、加宽知识层面、加重现代技术含量、保持专业特色和与国际同业接轨。图书馆要走向新兴技术,但不应该是“为了技术而技术”。人文关怀是图书馆的核心价值,是图书馆建设和发展的需要,是图书馆服务中必须坚持的原则。图书馆与新兴技术也并非处于一种“你死我亡”的对抗状态,更多的时候,两者将互补互足,营造美好的未来。相信随着对这一新兴技术的认识不断加深,云计算终将引领图书馆事业迈向一次新的飞跃。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酷酷鲨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